- N +

抗击微软三十年,一场不能退缩的金山反击战

导读 : “除非国家吹起了撤退集结号,否则金山绝不退缩。”——求伯君作者丨曹谨浩华商韬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里根总统靠着椅背,翘起腿,凝视着远处的闪光灯露出得... [...]


抗击微软三十年,一场不能退缩的金山反击战


“除非国家吹起了撤退集结号,否则金山绝不退缩。”——求伯君

作者丨曹谨浩

华商韬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里根总统靠着椅背,翘起腿,凝视着远处的闪光灯露出得意的微笑;一旁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则直起身子凑向里根,似笑非笑之间若有所思地低头扫视着地板。


这是1987年美国对日本正式发动战后第一次经济制裁,双方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之时,日本首相不得不赴美签订城下之盟的一幕。


这一年,刚刚分配到物探局上班的求伯君毅然辞职,南下深圳加入了金山公司。


WPS王者归来


2019年5月,上交所信息显示,金山办公科创板IPO申请已获受理。这意味着而立之年的WPS终于有望在资本市场敲响开盘的钟声了。


目前,国内金山WPS注册用户已经达到2.8亿,占有了42.75%的市场份额,与微软Office形成了两强垄断的局面。


从横空出世到无人问津,再到如今重新确立起国民软件的地位,金山WPS的这一天迟到了将近30年。


对于未来,WPS CEO葛珂就曾对凤凰科技表示,将沿着服务化的道路发展,这是与微软完全不同的理念。这种表态也回应了很多人认为WPS是模仿甚至山寨微软Office的误解。


这种误解背后则是国产软件发展史中永远也无法抹去的伤痕。



1988年,当推出Windows不久的微软正陷入与苹果的司法鏖战时,在深圳蔡围屋酒店501房间里,醒着就敲代码、困了就躺会儿、饿了吃泡面,求伯君就这样把自己关起来单枪匹马、夜以继日地开发WPS。


第二年初秋的一天,当求伯君从501房间内走出的时候,由十万行代码构建起来的WPS 1.0悄然面世。


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没有高逼格的发布会,甚至连具体发售日期都没有,仅凭口口相传的美誉,横空出世的WPS就迅速风靡全国,拿下了90%的市场份额。


以一己之力树立起民族通用软件的标杆,求伯君一夜之间成为了程序员们的偶像。


雷军也在此时慕名加入金山,成为了第六名员工。


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WPS几乎成为了电脑的代名词,在图书馆、打字社、大学课堂还有中关村的嘈杂市场里,只要是和计算机有关的地方都有WPS教程、指南一类的书籍。


“让中国每一台电脑都运行金山的软件。”


这是中国软件行业最辉煌的一页,然而翻篇就是一败涂地。


“微软之下,寸草不生”


上世纪90年代初,IBM、微软等跨国软件企业开始纷纷进驻中国各大城市,在前Windows时代发展起来的国产软件,则经历了一次行业大洗牌。


1994年,做巨人汉卡起家的史玉柱正在转向保健品,金山公司凭借WPS依旧如日中天,并接下了给微软做汉化的业务。


这时微软顺水推舟,主动抛出了橄榄枝,希望金山WPS在文档格式上能与自家Word互通。


求伯君这些秉持着技术大同的理想主义程序员们欣然答应且一分钱都没要。然而向来“赢者通吃”的微软所琢磨的,却是如何通过捆绑销售挖走WPS的用户。


金山对随之而来的危机毫无察觉。


这一纸互通协议也就成了WPS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在微软纵容下,国内盗版系统泛滥,个人电脑从DOS过渡到Windows平台,随之而来的是WPS用户短时间迅速流失。如果没有与微软互通文档格式,或许后来的金山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微软的挑战了。


但历史无法重来。


国际上,微软故伎重演,以IE浏览器捆绑Windows系统销售的方式让市场份额高达80%的网景浏览器走向没落。


对此雷军后来检讨:我们上了微软的当。



1995年,为了反击微软,金山发布了斥巨资开发的“盘古组件”。但面对已经高度商业化的软件市场环境和掌握主动权的强大对手,半年下来“盘古组件”仅仅卖出两千套,缺乏商业思维和营销经验的金山公司可谓血本无归。


短短一两年,中国办公软件的格局就彻底变天,成为国产软件最痛苦的教训。


到了1996年,金山公司已经连工资都快发不出了。曾经为理想走在一起的开发团队也只剩一二十人。就在这个关口,微软还开出七十万年薪来挖求伯君,一旦成功便能彻底终结WPS这个对手。


“好多朋友劝我,你这杆大旗可不能倒。”


虽然求伯君拒绝了微软的盛邀,但在最低潮的时刻也只能泡在BBS上发帖鼓舞军心,也给自己打气。


一度想辞职开酒吧的雷军则请了个半年假,常常一个人跑去蹦迪以疏解心中的郁结……


雷军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


盐碱地上种草


“盘古组件”失败后的两年里,金山WPS的消息似乎从大众舆论里消失了。微软Office取而代之,成为世人眼中办公软件的代名词。人们普遍认为,金山已经彻底放弃了市场前景渺茫的办公软件。


只有金山人自己才知道,求伯君这时候已经把房子和车都卖了,只为筹集资金开发出新一代WPS。


但金山彼时最严峻的问题,还是如何活下去。


“我们当时想过是否要去做房地产、做保健品,先生存下来再说。”雷军回忆。


为了赚钱活下去,金山公司先后推出了颇受欢迎的金山影霸、金山词霸、剑侠情缘等产品。这些“小东西”的盈利解决了生存的问题,并反哺耗资巨大、旷日持久的WPS开发。


此时外界对于金山的印象却发生了转变,甚至还有批评声认为,金山已经偏离了曾经“民族软件”的标杆,放弃了对微软的抵抗。


1997年10月,WPS97的横空出世打消了所有怀疑。


此时距离它的上个版本已足足有四年之久,由此WPS的复出也被媒体评为当年中国软件产业最具代表性意义的事件。


一年后,WPS97就被列入国家计算机模拟考试内容。


一位用户这样评价道:


用过了WPS97,我们有理由相信,国产软件的崛起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但十几个人开发的WPS97终究没能动摇微软多年重金打造的MS Office霸主地位。当时已经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对于软件开发来说,资金渠道和团队管理是关键。如果不尽快走上规模化经营的道路,刚刚出现的希望就会有流产的风险。


彼时,有感于国产基础软件羸弱的柳传志出手注资重组了金山,并将其改造成了一只“正规军”。这次重组也被认为是中国信息技术行业的软硬强强联合。


对于联想投资给金山带来的变化,雷军评价道:


“我很感激1998年联想投资金山。联想是在金山相对比较宽松的软件文化中,注入一些比较严谨的东西,使我们坚定了做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一步步往前走。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幅度地提高了管理水平。”



重组之后的金山趁热打铁不断推出新版本WPS,以更高的性价比超越了微软同类产品,国人信心为之一振。


但当外界又高呼民族品牌时,求伯君却非常冷静与自信:


“金山与微软的竞争,此前常常打民族牌。这样做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误认为金山只会用民族牌博得同情。其实我们对自己的技术也很自信,这次金山要在技术创新和性价比上直接与微软比拼。


万万没想到,在2001年金山推出自己的WPS Office办公套件的时候,为了维持垄断地位,微软竟然不惜将多年前的互通协定撕毁,抹去了MS Office兼容WPS的功能。这种封杀举动导致WPS一度在市场上销声匿迹。


今天来看,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


对于此间的种种磨难,用雷军的话说,金山开发WPS就是在微软的盐碱地里种草。


“金山绝不退缩”


2008年10月20日,很多人发现自己的电脑里出现了一则通知,微软告诉所有用户若使用盗版Office将会“每小时黑屏一次”。


这就是一时间让舆论哗然的“微软黑屏事件”。


尽管微软解释此举是打击盗版的善意提醒,但随意修改用户操作系统的行为坐实了微软纵容盗版的不正当竞争手段,更直接引爆了从个人到国家层面对于基础信息软件安全的恐慌——


如果对于盗版,微软都留下了“后门”,那么在正版程序中,个人隐私、经济信息甚至国家机密的安全防护岂不是形同虚设?


事实上,如同封杀WPS一样,微软一直以来都在配合美国政府,利用操作系统的垄断优势,充当随意制裁他国的工具。


对于微软的这种霸道,苦苦抗争了二十多年的金山再清楚不过、并早有准备了。


随着中国加入WTO,市场版权的逐步规范让已经重写代码、独立解决兼容问题的WPS在政府、企业等大客户市场屡有斩获,但这种偏安于一隅的局面并不是金山想要的结果。


“不管你们想没想明白,先做移动版再说。”


2010年之前,早已预判到未来趋势的雷军不断催促着举棋不定的开发团队。于是,金山开始了又一次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内部创业。


2011年,金山率先发布了安卓版WPS,并以一个月一个版本的速度不断优化更新。


接下来几年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凭借“软件免费+服务增值”的策略,WPS用户年增速超过15%,移动端更是近乎300%的爆发式增长。


比起金山脱胎换骨的改革魄力,安于在Windows系统上“坐享金山”的微软两年后才发布iOS版Office,安卓版更是推迟到了2015年6月。


在手机操作系统竞争中已经彻底失败之后,微软才慢吞吞地发布安卓版Office。同年,WPS却已经从全球200万个安卓应用中杀出重围,荣获谷歌“2015年度最佳应用大奖”,还在苹果商店获得了编辑推荐。


足足二十年之后,WPS终于凭借自己的技术实力在移动端完成了多年憋屈后的逆袭。


如今,WPS在移动端市场份额已经高达90%,遥遥领先于包含微软在内的其他所有对手,确立了国产办公软件的地位。此外,WPS还覆盖所有主流操作系统,彻底突破了微软或者谷歌单一平台的限制。


“我们从盐碱地来到了草原。”



2019年5月17日,在媒体沟通会上,金山副总裁庄湧宣告:


在办公软件这个跑道上,金山WPS已经从“追随者”转向“领跑者”。


“因为WPS,微软在中国乃至世界办公软件市场才不敢掉以轻心;因为WPS,让全世界了解到在中国还有一家公司能够和微软抗衡。”国内软件界人士曾如此评价。


如果说海思是华为应对封锁的“底气”,那几经生死考验的金山WPS,也算是中国办公软件应对封锁的“底气”了。


而这,也算是求伯君几十年苦行僧最大的慰藉和更高层面的意义所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

“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我就知道你在看!



返回列表
上一篇:考场突发事件25个“怎么办”?《人民日报》提醒所有高考学子!
下一篇:小红书DIY护肤方法测评,90%都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