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徐浩峰:大刀出鞘

导读 : 作者 | 斯大凌,纽约大学。发自戛纳 对于国内的观众来说,徐浩峰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了。自《倭寇的踪迹》一鸣惊人,到了《箭士柳白猿》和《师父》,徐浩峰凭借强烈的个人风格和对江湖武林的独特理解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接受和关注... [...]


徐浩峰:大刀出鞘



作者 | 斯大凌,纽约大学。发自戛纳


对于国内的观众来说,徐浩峰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了。自《倭寇的踪迹》一鸣惊人,到了《箭士柳白猿》和《师父》,徐浩峰凭借强烈的个人风格和对江湖武林的独特理解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接受和关注。


《师父》工作照


法国时间5月23日,在戛纳电影节中国馆举行了主题为“徐浩峰的武林 – 类型片创作的分寸感”的大师班。在大师班上,徐浩峰导演与香港著名电影人文隽进行了对谈,从个人经历出发,分享了如何改造武侠片这一历史悠久的电影类型。


在徐浩峰看来,他的电影源头与香港武打片不同:香港武打片是一种特别的类型和意识形态的延续,同时也深受戏曲的影响。而,自小接触武行人的经历让徐浩峰导演对这个行业的人和事都非常感兴趣,因此他的电影故事源头大多来自于武行。


当被主持人文隽问及与王家卫合作《一代宗师》的经历时,徐浩峰直接开玩笑回答说“不要和王家卫合作”,和王导合作一部电影的工作量相当于写了五六个剧本。


徐浩峰在戛纳


徐浩峰导演也与在场的四位新导演分享了自己的经验。有关预算低的问题,徐导表示他之前的美术史、戏剧等学习积累让他得以有了更多选择。


有时电影的技法太耗钱耗力,而借用舞台话剧的技法可以有效地帮忙解决一些。例如《倭寇的踪迹》第一场打戏的分镜原本高达三百多个,实际拍摄十个镜头就完成了。


《倭寇的踪迹》剧照


此外,有关目前以《疾速猎杀》等影片为代表的美国动作类型,徐浩峰导演认为美国动作类型追求的是“狼狈”,是把人“兽”化。但是这种方式放到中国传统里走不通,因为中国武学的传统不允许“狼狈”这件事,要么认输要么秒杀,满地打滚显然是不够体面的。


同时,徐导还表示若是以后拍完了武行片还有机会的话,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拍青春片类型。


大师班结束后,徐浩峰导演接受了幕味儿的专访,谈了谈他的创作理念和新片《刀背藏身》。


《刀背藏身》剧照


您的电影基本都改编自您的小说作品,因此有很鲜明的文学性特点,像新作《刀背藏身》从片名就非常富有文学性。您会把文学性当作自己作品的一种标签吗?


这可能是讲故事的一个口吻。电影剪接是我故事最后的一个完成,在剪接的时候往往会把剧本里的素材进行一些精简,把一些过渡的环节、镜头在剪接阶段会剪掉。实际上在现场拍的时候就是为了把它们剪掉(笑),因为不拍的话不知道是可以精简的。


因此我讲故事和镜头组接的方式其实更近似于诗歌,中间会有留空再接在一起。这是观众会觉得有文学性的一个原因。


《刀背藏身》剧照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见过老辈中国人说话的方式和行为举止,所以我在拍摄的时候会主动要求演员“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交流方式方面也会回避现代人松散的、“哥们”式的交流方式。因为在以前的中国,让一个人诉说自己内心是一件非常不好意思的事情。


以前的中国社会是一个“默契”的社会,人与人之间是不能直接说利益与情感这样的话题的,否则就会有些不体面。因此,人们之间的交流会通过其他方式或者深度的理解来完成。所以在那个时代,一旦人们要说自己的欲望和利害关系这些问题时,他们会采取像外交大臣那样的说话方式。



徐浩峰在戛纳


比较迂回?


不是迂回,是直接说,但是会剔除掉情感的水分,会特别像外交部发言那样,措辞都很强烈但是语气是平淡绷着劲儿的。这里比较典型的是像《师父》里廖凡和宋佳说的情话,俩人特别像是搞外交的人在交流,这是一种比较独特的形态。


可能因为晚一辈的小孩没有见过老一辈中国人说话的样子,所以会觉得这种语言方式是不是太书面化了?其实老一辈中国人说话就是非常书面化的,比如说会批评一个人“说话不打草稿”。因此一旦说到利益和情感,(老一辈)中国人都会用书面语,一方面可以掩盖不好意思,另一方面也可以保证准确和有分量。



《刀背藏身》剧照


如同您电影里的对白一样,您的电影的一大特点就是那股子“端”劲儿,很多您的观众也恰恰非常喜欢这种劲儿,甚至可能胜过您电影的其他内容。您怎么看待这件事?这是您之前会有设想过的吗?


一方面就像狼来了一样,很多东西重复很多遍就会审美疲劳。另一方面像民国戏其实这几年一直在拍,目前已有的影视作品里民国角色的说话方式和现代人差不多,观众已经形成了刻板印象。


在这种时候我如果去还原真实的说话方式,反而大家会觉得有些假有些不太习惯。这就是一个要不要冒险的选择,我当时为了让作品有价值选择一定要去冒这个险。


徐浩峰在戛纳


像去年的《邪不压正》,很多的观众的反馈说觉得很像您的作品。您怎么看这个观点?是不是意味着您开创的“新武侠”类型得到了市场和观众的广泛接受和认可?


这应该是不太严谨的调查吧,因为我和姜文导演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可能是因为有相同的演员所以让观众产生了联想。姜文导演是一个有着与众不同幽默感的导演,他的幽默感和我不同。


如果要用一种类型来定义您的电影,您觉得自己的作品更接近“武侠片”还是“历史片”?


我称自己的电影为“武行电影”,我是按照写一个行业的技巧来写故事拍电影的,我的对象就是那些练武术以此为生的一群人。


因此在我的故事里,行业规则成了最重要的事情,主题一般会是受制于行业规则的人、行业规则的合理性,以及与社会相关的其他行业对这个行业有何冲击。因此我是按照这种“行业逻辑”来拍摄武侠故事的。因此我的电影描绘的并非一个快意恩仇的世界,而是一个规则的世界。这更像是一个职场的世界,权衡成了这个行业里的人生活的主要特征。


《箭士柳白猿》剧照


说到在您的电影作品里行业规则里的利益既得者或者说上层成员,他们好像基本上都是以反面形象处理,可以说一说您这么设计的原因吗?


规则就和咱们电影人熟悉的类型片一样,是一个活的东西,健康的规则是需要不断的自我更新和修正的。形成强烈的敌我关系有点像中学生学的阶级分析,但是在我的作品里不会有这么明确的区分。在我的影片里,规则的设立者或者说利益既得者,在故事的高潮部分都是会对规则进行忏悔和修正的。


《箭士柳白猿》工作照


很多导演、电影都开始开创属于自己的“电影宇宙”,您会考虑在自己的电影中也加入这样的设定和概念吗?


这种设定我最早知道是在梁羽生的小说作品里看到的,在小说里他就形成了勾连。尤其是在小说的再版里,经常是写着写着突然会出现“此人请参看我的另一本小说XXX”。这会形成一种阅读的趣味,但这也是他通过多年的作品累积而逐步形成的。


如果主动去设计“宇宙”这种概念反而有可能为读者带来一定的障碍,因为不能要求观众都有着大量的阅读量和阅片量。因此,建立“宇宙”以及作品间的勾连,其实是我现在想要尽力避免的,可能这更应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但不应该有意为之。


《刀背藏身》预告片


关于您的新片《刀背藏身》,有之前在金马奖观赏过的观众表示这部电影在形式和内容上较之您之前的作品都有很大的不同,您觉得这部电影是您在风格上的新尝试和创新吗?


《刀背藏身》相较于《师父》是我在硬件(电影拍摄制作技术)和软件(人文内涵)上的一次大的升级。软件方面,这部电影是一个以女性视角揭露男性世界真相的武打片;硬件方面,这部电影是聚焦于中国的双手刀法的大规模展示。


在叙述方面,我也是在做一种尝试看看能不能用一种诗歌的方式来讲一个内容极其丰富的评书(笑),就是看我能不能用一个李白的诗句来讲一个《三国演义》。


所以不管在编剧、武打设计还是人文方面都是一个更大规模的提升,所以拍完之后我自己也非常惊讶,因为照理来说从《师父》到《刀背藏身》中间应该再有两部电影过渡(笑),不过这一次大步一迈就过来了。




徐浩峰曾在小说集序言里说道:“北方理念,刀法是防御技,刀背运用重于刀刃,因为人在刀背后。武侠小说是一棱刀背,幸好,有此藏身处。”


法国时间5月24日,《刀背藏身》正式定档7月19日,届时我们也终于可一窥究竟徐浩峰的藏身处有何奥妙。


投稿请至工作邮箱movie1958@126.com

进影迷群请至公号对话框「勾搭」备注加群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一部电影能捧红一双球鞋,自然也能捧红一副副「手造眼镜」
下一篇:TFBOYS有一个共同的属性还得瑟很气人,粉丝:我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