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醉人的香吻

导读 : 情人,情人,我怎能够忘记那,午夜醉人的歌声;情人,情人,我怎能够忘记那,午夜醉人的香吻。这首靡靡之音,我爱了四年,尤其在我桃李年华时,我深深地沉醉了,原来只是为了等待,大学毕业时的那个暑假。 去年暑假,我大学毕业。站在... [...]


醉人的香吻


情人,情人,我怎能够忘记那,午夜醉人的歌声;情人,情人,我怎能够忘记那,午夜醉人的香吻。这首靡靡之音,我爱了四年,尤其在我桃李年华时,我深深地沉醉了,原来只是为了等待,大学毕业时的那个暑假。

去年暑假,我大学毕业。站在西湖断桥上吹笛子,忽然,有一个白色的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近,我不禁回头望去。哇,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面冠如玉的男人在微笑着看着我,我害羞极了,连忙跑走了,心里也无比甜蜜他竟然追了上去。

一个月后,我同父亲参加了朋友的饭局,才得知原来是要给我相亲。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相亲对象,居然就是在断桥邂逅的他。此时的他,却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换了一身英挺的黑色西装,显得这位还不满三十而立的男人无比的老成。也难怪,在哈佛连跳了两级,大学毕业后就接管了公司,在家族企业的总裁位置上坐了多年,丝毫不亚于一些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不一会儿,开场舞开始了。长辈们将机会留给了年轻人。我并没有在意,但是,我却感到意外,他居然走向了我。我并没有多激动,因为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我与他毕竟是相亲对象。

《午夜香吻》的伦巴乐声响起,我们便翩翩起舞。一曲结束后,他牵着我来到了外面的亭子里,我们依旧是跳着舞的。我想着急停下,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动作慢慢的停了下来,然后在我没有反应过来时,他的薄唇覆盖在我的樱桃小口上。我惊呆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放肆的轻薄我,我不认识他,我不了解他。

突然,他握住了我的手,单膝跪了下来。右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绒布盒,在他打开的那一瞬间,月光、金光一起袭来,顿时,盒子里的钻石显得格外耀眼光芒。

天啊!他这是在求婚啊!

我的脑袋还在迷糊状态,唯一想做的就是跑回屋里找爸爸。他的左手死死抓住我的双手,我被动的站在原地,没有反应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右手的无名指何时就这样被他套上了戒指。在我反应过来时,他正在我的右手上轻轻一吻。

我害羞地别过头,试图逃走。这下我没有任何机会了,他紧紧地将我锢在怀中,轻而易举地挑起了我的下巴,吻比刚刚的深了许多,从中我可以知道他绝不像他的外表那样温柔,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霸道总裁。

“本来这次相亲的饭局我是不愿意来的,但现在知道是你,待会儿回去,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次向你求婚。”

“我······”

他的唇盖住了我说话的权利,又继续道:“上一次,你在我面前逃走了。这一次,你跑不掉了,为了弥补我第一次见你的遗憾,这次我总得拿回点什么。”说完,他的吻又覆盖了上来。

午夜的钟声敲响了,月光更加的明亮了。我彻底沉溺在这甜甜的吻里,无法自拔。



返回列表
上一篇:男友嫌弃我脸上长痘丢他的脸,他要抛弃我
下一篇:突发大利好,下周决战缺口!